Login
Register
Current Position:
Home
> News
> Guardian Communication
China Guardian Newsletter 129 · Selected - Comfortable autumn days - three autumn scenery paintings from Qi Baishi
2019-10-24

  撰文|沈玮、张博、高鹏

  此次秋拍收录白石翁《秋水共长天一色》、《九秋图》、《大好秋光》三件不同形制的鼎盛佳作,在白石老人臻之化境的秋景、秋光、秋色之中,窥见的不仅是笔、墨、色三者之间的浑然合一、老成烂漫,更是一位暮年老者对四季生命的不屈绽放。

We’ve got three masterpieces of Qi Baishi for this autumn auction: Autumn River and the Vast Sky, Nine Autumn Plants and Nice Autumn Scenery. The autumn sceneries in the three masterpieces with different sizes show us the magical realm of Qi’s artistic attainments, which present harmonious and brilliant integration of brushwork, ink and color, and moreover, the unyielding pursuit of an old painter to the life in four seasons.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秋日可人天 齐白石秋景三绝

齐白石(1864-1957)

秋水共长天一色

设色纸本 立轴

QI BAISHI

PAVILION OF PRICE TENG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105×49.5 cm

上款人/旧藏:“琪翔部长、秀仪女弟”即黄琪翔、郭秀仪伉俪。

钤印:白石

题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琪翔部长、秀仪女弟同玩。九十二岁白石。

著录:《齐白石辞典》,第314页,中华书局,2008年版。

出版:

1.《齐白石绘画精品集》,第123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91年版。

2.《荣宝斋画谱·73》,第34页,荣宝斋,1997年版。

3.《齐白石全集·7》,图编125,湖南美术出版社,1996年版。

4.《中国美术家作品丛书=齐白石》,第185页,人民美术出版社,2000年版。

5.《齐白石的世界》,第478-479页,羲之堂文化出版事业有限公司(台北),2002年版。

6.《齐白石的艺术世界》,第54页,时报文化出版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台北),2002年版。

来源:

中国嘉德1995秋季拍卖会,“杨永德藏齐白石书画”专场,第226号拍品。

说明:

黄琪翔与郭秀仪夫妇上款。黄琪翔(1898-1970),字御行,广东梅县人。国民革命军陆军上将。著名爱国将领,政治活动家,中国农工民主党创始人之一。郭秀仪(1911-2006),女,广东中山人,出生于上海。知名爱国民主人士、社会活动家,中国妇女运动的先行者之一。通过挚友胡絜青的介绍,郭秀仪执弟子礼拜於白石老人门下,此后侍奉笔砚达6年之久,是齐白石晚年最得意的女弟子之一。

 

  唐诗宋词之中,秋总是带着萧索和肃穆,总是蕴含着离别与思念,纵是红叶青苔的醒目之色,也总是被赋予着一丝丝的悲凉愁绪。然面对这样的千年传颂,白石翁却道是要为当下亲之所见的秋色叫上一丝委屈,浓黄的菊,火红的叶,扑翅飞舞的小虫,还有那怒放之中浓郁的桂花香,碧水染着金色的光与明艳的红黄色调相互交融,秋乃是四季暖阳余温中迸发的最后一股火热生命力。

  此次秋拍收录白石翁《秋水共长天一色》、《九秋图》、《大好秋光》3件不同形制的鼎盛佳作,在白石老人臻之化境的秋景、秋光、秋色之中,窥见的不仅是笔、墨、色三者之间的浑然合一、老成烂漫,更是一位暮年老者对四季生命的不屈绽放。

  秋水共长天一色

  “五出五归”于齐白石的艺术生命来说非常重要,从上世纪初叶始,齐白石以八年时间走过大半个中国,游历西安、北京、桂林、江西、广西、广东等地。远游之前,齐白石的山水主要类似《芥子园画谱》和“四王”山水。他坐在马车和船上游历,跋涉过洞庭湖、长江、黄河、漓江、珠江,登临或路过华山、嵩山、庐山,增长了见闻,结识了很多朋友,品鉴了八大、石涛、金农的作品。漫长的旅程中,边走边看,真山真水激发着他的灵感,江河湖海、日出日落都给了他鲜明的印象和感受。他将远游所见进行剪裁和提炼,以亲历印象为依据,不再依傍古人,对自然景观的直接感受使他的作品更为成熟而具有极高的独创性。

  在这山水游历中,“滕王阁”对齐白石的意义非凡。1904年春,恩师王湘绮约齐白石和张仲飏同游南昌, 过九江,游庐山。在南昌,齐白石住在王湘绮寓所中,并常去滕王阁、百花洲等名胜游览。在《滕王阁并序》中,齐白石写道:“甲辰春,余侍湘绮师游庐山。秋七月,湘绮于南昌邸舍招诸弟子联句。湘绮师首唱云:‘地灵胜江汇,星聚及秋期。’挥笔难忘旧梦踪,滕王阁上坐春风。西山南浦今无恙,不见联诗白发翁。”

  “江南三大名楼”滕王阁始建于盛唐,坐落于南昌赣江东岸。“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王勃《滕王阁序》千古传颂,此情此景,也触发了齐白石的豪情,并成为齐白石生命中永恒的意象。他运用“平淡天真之法”将滕王阁放在画面最下端,施以褚石楼阁,乌黑瓦片,留白处是阳光洒落下来熠熠光泽。汀渚之上点缀数株高高低低的树木,通幅大面积的是夕阳之下波光粼粼的水面。徐悲鸿曾屡屡对齐翁这样的水面赞不绝口:“让人眼晕”!他的“水”大多是这样起伏圆缓,从画外来到画外去,平行推涌着由近及远的;先用干湿淡墨松弛、从容地写满整个水面,再用浓焦墨局部复写,讲究浓与淡、干与湿、断与连、枯与润的变化,荡漾而有光照感。落日的余晖之中行来“孤鹜”,与最下部画面重心相呼应,上下平衡,“超然象外”衬托出一个完满而诗意的境界。

  白石的山水画在其绘画品类中是格调最高的一种,吴昌硕在1920年为齐白石手书的润格中写道:山水加倍。须磨弥吉郎称“白石翁画山水最罕而佳也”。白石翁对山水格外宝重。1952年,齐白石在他九十二岁高龄的时候将这幅颇为自得的作品,题赠黄琪翔、郭秀仪夫妇。黄琪翔是民国时期著名军事将领、新中国农工民主党领导人,郭秀仪则为齐白石入室女弟子,爱国人士、社会活动家。五十年代初,郭秀仪在老舍夫人胡絜青引荐下,拜师晚年齐白石,天资聪颖的郭秀仪侍奉笔砚达6年之久,深得恩师嘉奖,笔下的人物、山水、禽鸟、走兽、鱼虾、花卉尽得齐翁之妙,成为老人晚年最为得意的女弟子,得白石于画作上并题多幅。两家人往来频仍,情同父女,郭秀仪因此珍藏许多白石老人精彩画作,为名医陈子林所作《山水十二屏》亦曾在50年代转至郭秀仪与黄琪翔夫妇收藏。近年陆续有郭秀仪珍藏齐白石在市场陆续释出。而本幅“滕王阁”则是早在1995年,便由中国嘉德“杨永德藏齐白石书画”专场释出。

  1995年秋中国嘉德推出的“杨永德藏齐白石书画”专场,收藏的165件齐白石作品专场,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热点,其中包括后来以5292万元成交的《莲池书屋》,当时便创下齐白石山水的拍卖纪录。杨永德先生伉俪是香港著名实业家、文物收藏家,藏品讲求博物馆收藏的体系,对于齐白石甚是推崇,专场中齐白石山水《祖国颂》、花鸟《紫藤》、人物《老当益壮》、《得财》等精品迭出。本幅《秋水共长天一色》在专场中估值位列前五,今季秋拍乃二十余年后重返中国嘉德,再续“嘉缘”,难能可贵。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秋日可人天 齐白石秋景三绝

齐白石(1864-1957)

九秋图

设色纸本 横披

QI BAISHI

AUTUMN FLORA

Horizontal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65×175 cm

钤印:白石、悔乌堂 

题识:九秋图。九秋秋字古。九十三岁白石。

著录:《齐白石双谱》,弟415页,集古斋出版有限公司,1999年版。

出版:

1.《嘉德十年精品录-中国近现代书画·油画·雕塑》,第20-21页,文物出版社,2003年版。

2.《书画拍卖集成—齐白石19995-2002》,第110页,湖南美术出版社,2004年版。

3.《近现代中国画名家—齐白石》,第132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08年版。

4.《齐白石花卉水族》,上海书画出版社,2009年版。

5.《嘉德二十年精品录·近当代书画卷·一》,第96-97页,故宫出版社,2014年版。

 

  九秋图:白石知秋

  阳鸟日倦、鸣蝉敛音、草木渐黄、白露朝霜。突然有一天,早起出门要加衣服,吃饭不要挂霜儿的饮料,睡觉开始关紧窗户,那是北京的秋天来了。乱世的才子们用秋哀生不逢时,贬官的文士们用秋恨世道艰辛,家中的亲人们用秋泣披甲之士。好像说起秋,总多少要带点消极的情绪。这是千百年来人们给秋定的调性,我不喜欢。你只看风起,不看山水明净?你只看叶落,不看遍山佳果?你只看霜露,不看层林尽染?在我看来,北京的秋天不冷不热,昼夜不长不短,大店小摊上各式样儿应季的新鲜水

  果,街边儿大锅里裹着蜜糖在砂石里翻炒的肥大栗子,用草绳五花大绑码的整整齐齐的鲜美肥蟹,水灵的葱白儿拌炒着滋滋冒油的鲜嫩羊肉,这个活色生香的季节,却单只哀来悲去,多不值!

  一辈子质朴的齐白石应该也不太同意给秋天配上消极的属性。齐白石是文人画家,他却不爱文人悲秋的劲儿。他说秋“山翁把笔忙何苦,争得秋光上海棠”,他又说秋“且喜垂垂见瓜日,秋风又向小圆吹”,他再说秋“愁风哭雨香还溢,治露严霜色更佳”。你看,齐白石世界里的秋总是明媚、鲜艳、浓郁的。

  半辈子在湖南,半辈子在北京,齐白石想起来秋,是秋日里的芙蓉国,是遍开湘潭的桂树花,是星塘里映着天光的红蓼,是菜畦里飞舞跳动的秋虫,是寄萍棠下垂红可爱的海棠,是沾着露水叶齐苞大的秋菊。雨儿胡同里住了四十多年的白石老人,回忆起这些美好的秋天,调开颜色,铺上纸,画下了一张热闹明亮的《九秋图》。也是秋天,这张10平尺的《九秋图》在中国嘉德1994年秋季拍卖会上第一次露面。25年后的秋天,这一纸佳秋再入眼帘。

  横纸上,桂花、秋海棠、雁来红、芙蓉、红蓼、双色菊、粉蜂、蜻蜓自右而左,渐次排开。都是白石老人拿手的花和虫,挥洒起来如臂使指,轻松自如。笔力依然老辣过瘾,红花墨叶还是那么可人。大写意用用,小写意使使,再点三两只小虫,端的是那么悦目,那么养眼。还有满纸的雅艳,红的、黄的、绿的唱起主角,对比强烈,色调跳跃;两团墨色担任配角,一招一式严肃扎实,恰恰好压住了画面。再加上自然天成的留白,画儿立刻有了呼吸,高调和谐,雅俗共赏。

  实际景物中,这些花草树木未必长在一起。但你看这画时,却不会责问画家雁来红怎么斜生的这么低,桂树是从哪里长出来。这么安排的原因,我想一是源自一种象征性的要求和画面形式美感的需要,更重要的或许是一个93岁的老人想要通过这些生根心里、出于纸上的秋物,再仔细咂摸下记忆里杏坞星塘、铁栅小院里好秋的滋味。

  跟自己的好友老舍一样,白石老人也爱秋,秋天或许“就是人间的天堂,也许比天堂更繁荣一点”。我觉得,白石翁,知秋之极。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秋日可人天 齐白石秋景三绝

齐白石、张鼎铭(1864-1957)

大好秋光·草书临服食帖

设色纸本 成扇

QI BAISHI,ZHANG DINGMING

AUTUMN LIGHT, CALLIGRAPHY

Fan;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23×68 cm

题识:

(一)大好秋光。白石。钤印:白石

(二)服食,而在人间,此速弊分明,且转衰老,政可知。乃欲与彦仁集界上,甚佳。诸如此事,皆所欣也。平自可尔。何所谘人?外将何必拘小绳墨?且令吴兴不出界,当可耳。便因余杭而行耶。不因此会,再举难也。君便可,以仆书示之。但俗多怪,且在草泽者,为尔扇动踪任,恐恶之者众。木斋学长兄属书。瞻叟漫作,时同客武林。 钤印:张鼎铭

出版:

1.《中国近代绘画》,第171页,九雅堂出版,1991年。

2.《清末民初书画艺术集》,第286页,(台湾)历史博物馆,1998年。

 

  大好秋光

  抗战胜利之后,齐白石社会交谊日渐广阔,“菊花题材”的作品在这一时期频繁出现在白石老人的笔下,所求者大都是社会名流。而此时的齐白石也会根据客友的不同身份,和与之交谊程度来决定画面的丰富程度。对于情谊深厚或出手豪阔者,白石老人也会很破例在画中添加些工细的草虫。也是正是这种工细结合的画作,在近一个世纪以来最为人所喜。

  而在求画形式里,扇子又是较难应对的形式,但白石老人对此却从不以为怵,相反,常有佳构面世,此柄《大好秋光·临服食帖》当是一例。扇中绘雁来红一株当中直立,左边穿插两株黄菊,花头垂立,恰好与扇面顺势而下,右边雁来红的叶子上以工致笔触绘一只蝈蝈,苍头翠翅,最右边则沿着扇边题“大好秋光”四个大字和落款“白石”二字,再无他物。浓红的雁来红,正黄的菊花,令人振奋,工笔描绘的蝈蝈细致入微,触须、翠翅、细足清晰可见。黄与红、粗与细、大与小,都成对比。花卉的鲜艳欲滴,热烈而欢乐,恰与他所题的“大好秋光”相呼应,触目所及,皆是活泼泼的生命力,这也是齐白石所擅长的,在强烈的对比中突出生命的活力,让人在观赏时又能敏锐地感受到生命的过程,捕捉到转瞬将逝的大好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