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Register
Current Position:
Home
> News
> Guardian Communication
China Guardian Newsletter 129 · Selected - Genuineness in the Verdant Pavilion: Modern Chinese Paintings From a Private Collection
2019-10-24

  撰文|张博

  回看这百余年,古今中外文化交错汇集于此,历史上任何一个百年的中国绘画都不曾经历这样波澜壮阔的文化历程。时代的不断转变,枪炮的轰鸣交织,给一个古老的画种和它承载的传统提出了如此多的难题,但它却总能一一化解,绽放新生。此为磐石,或因流水磨去棱角,但自于湍流中岿然不动。

Antient and modern, Chinese and foreign cultures crisscrossed and assembled during the past century. Chinese painting had never experienced such a magnificent development process in any other century in the history. Changing of the era, thundering of guns and artillery put forward so many issues to the antient painting type and the heritages it bears. However, it has always been able to resolve them one by one and gets renewed. It sounds like a huge rock which remains unmoved in rushing waters, although the latter wear away its edges and corners.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磐石流水 葱郁亭藏近现代书画集珍

林风眠(1900-1991)

宝莲灯

设色纸本 镜心

LIN FENGMIAN 

OPERA FIGURE

Mounted for framing;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69×66 cm

说明:巴黎私人旧藏,原藏家1960-1970年代得自画家本人。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磐石流水 葱郁亭藏近现代书画集珍

林风眠(1900-1991)

林中路

设色纸本 镜心

LIN FENGMIAN 

ROAD IN FOREST

Mounted for framing;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67×67 cm

说明:法国私人收藏,1940-1950年代直接得自画家本人。

 

  张大千有款特别的定制毛笔,笔名“艺坛主盟”。这款笔自英国采集原料,并交由日本“喜屋”、“玉川堂”、“高诚堂”三家精制。其中喜屋和玉川堂本是一家,1923年关东大地震后分立门户,由玉川堂专营毛笔,喜屋专营画笔、画具。三家都是日本百年老店,传承历史悠久,大千先生是他们的老主顾。日本的百年老店有多少呢?20000多家。最古老的企业叫“金刚组”,你可能不知道它,但它的作品,比如法隆寺、大阪城、四天王寺等等你肯定知道。金刚组十几个世纪以来只做木工,已经传承了1400年。自明治维新之始,从亚洲最发达的日本,到经历了巨大社会变革的日本,仍然存在这么多古老的企业,存在这么多的百年老店,这种不变的恒定在我看来不可思议。回头看你我的身边,百年老店当然有,比如同仁堂、六必居、张小泉、陈李济,细查的话应该不少,但绝到不了“万”这个量级。

  所幸,这种差异并不是全方位的。至少在艺术领域,我们的前辈们在巨变的时代以不同的道路或多或少的留存下守恒的精神内核。20世纪的中国美术史,验证了中国画的传统美学,也验证了中国艺术生生不息的活力。因其根植于传统的土壤而必有所守,因其身处时代变革而必有所变,又因外缘、内动的不同而有微变、渐变、丕变之别,从而呈现出中国画在总体美学上的共性以及不同面向的多样性。

  今年秋拍里,我们再次迎来了“葱郁亭”主人的珍藏。专场分为现代与古典、南张北齐、京海岭南、最后的黄金年代和现代格调5个小节,试图理一理在变与不变的道途中,中国画由古典向现代转型的征路。91件作品体量不算大,却也纳含了过往百年最具代表性的各家手笔,百年的变与不变多少能看出些端倪。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磐石流水 葱郁亭藏近现代书画集珍

林风眠(1900-1991)

花荫仕女

设色纸本 镜心

LIN FENGMIAN 

BEAUTY

Mounted for framing;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69×67 cm

说明:巴黎私人旧藏,原藏家1960-1970年代得自画家本人。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磐石流水 葱郁亭藏近现代书画集珍

林风眠(1900-1991)

放渔图

设色纸本 镜心

LIN FENGMIAN 

FISHMAN

Mounted for framing;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70×65 cm

说明:美国Mr. and Mrs. David Galula旧藏,原藏家1940年代直接的自画家本人。

 

  现代与古典

  林风眠和徐悲鸿都是以西洋画为参照进行中国画改革的画家,但因参照系的不同而分野为“林—吴”与“徐—蒋”两个体系。徐悲鸿的西画根源来源于欧洲新古典主义,留法归国后他致力于从造型的角度以写实主义的方法改革中国画,重视造型基本功的严格训练,倡导师法造化的新风气,评者谓其是“引西润中的水墨写实型”代表。林风眠的西画根源源于西方现代派,具体的表现是西画形式和中国笔墨的结合,他的艺术更偏向自由主义,极重个性,却又努力寻求个性与民族性、时代性的关联,论者谓其是“东西方和谐和精神融合的理想画家”。 二者同样引来他山之石,向中国画的传统观念发起挑战。虽然参照系的不同决定了两人和两人身后的体系形成截然不同体貌风格,但他们相同的地方都是并不全然摒弃传统——比如徐悲鸿《中国画改良之方法》中对于古法的认知,再比如林风眠作品中古瓷、壁画、石刻、戏剧的启发——而是开拓出一条有别于传统出新的新途。从这个角度说,徐悲鸿和林风眠可以说是“洋为中用”的突变型艺术家,他们清楚的知道变的是手段,不变的是传统精神的内核。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磐石流水 葱郁亭藏近现代书画集珍

徐悲鸿(1895-1953)

猫石图

癸未(1943年)作

设色纸本 立轴

XU BEIHONG

CAT ON ROCK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60.5×48.5 cm

说明:本幅左上作题者为国民党将领俞大维之妻陈新午。陈新午(1894—1981),江西义宁州,陈宝箴孙女,陈三立次女,陈寅恪的妹妹。1929年与俞大维结为伉俪。1930年春夏之交,陈三立卜居庐山,陈新午随俞大维赴德国。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磐石流水 葱郁亭藏近现代书画集珍

蒋兆和(1904-1986)

老者

1953年作

设色纸本 立轴

JIANG ZHAOHE 

OLD MAN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129.5×67 cm 

说明:捷克私人旧藏,原藏家1950年代购自北京。

 

  南张北齐

  不同于徐悲鸿和林风眠,后人常并称为“南张北齐”的张大千和齐白石可视为在传统自身基础上的渐变型艺术家。齐白石自民间而来,他走过文人画家修养的途径,却不忘质朴的民间情怀,可以说他是在大变革时期使文人画普世化的重要革新者。张大千的经历则更加传奇,他极具才华,收藏丰精,博古通今,喜交游、性慷慨、内豁达,全面继承文人画的艺术传统,如臂使指,随意取用,形成了豪放而不失法度,富丽亦显清流的格调。齐白石和张大千的不变显而易见,他们并没有寻求新的语言载体,而是在文人画的传统中寻求突破。他们的变在于不再固执于文人画笔墨趣味的本身,他们当然也有无可挑剔的笔墨语言,但重要的是他们让已经发展到极致的文人画笔墨程式变得适应全新的语境,从而让文人画在变革的时代中展现出旺盛的新生命力。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磐石流水 葱郁亭藏近现代书画集珍

张大千(1899-1983)

白荷

设色纸本 镜心

Zhang Daqian

Lotus

Mounted for framing;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35×68.5 cm

说明:本幅为原藏家于1970年代直接得自画家本人。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磐石流水 葱郁亭藏近现代书画集珍

齐白石(1864-1957)

喜上梅梢

设色纸本 立轴

QI BAISHI

Magpie on Plum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136×39 cm

 

  京海岭南

  这节中我们来探讨以北京、上海、广州为中心生发出的三个画派的异同。由于承袭渊源不同,三个画派的面貌差异明显:京派更多接续宫廷遗风和四王余脉,改师宋元之后,亦多严肃之貌,最讲功力师承,对齐白石、徐悲鸿等长于此地的画家并不友好;海派无论四任还是吴昌硕均远离正宗一脉,亦有海纳百川的胸怀,商业的繁荣使其“俗气”亦重些,故彼时评者多以“投时”议之;岭南更具激进的改革意识,但此地传统画家却又显示出强势的“卫道”思想,故而岭南一地内部的艺术思潮交锋非常激烈。事实上,中国古文明向来因黄河、长江、珠江等不同流域的分野差异而产生不同的文化趣味和艺术倾向,这种差异至今仍存,此为不变。但变革中的时代使这时的人、物、文化产生前所未有的流动交互,便如岭南二高曾长期活动于上海,陈师曾和齐白石是南风北渐的重要代表,黄宾虹曾在北京待过近10年之久。时代变革使空间与时间史无前例的浓缩,让北地、江浙、南粤不同的文化因子加速碰撞,使彼时的中国画坛呈现出前所未有的丰富色彩,这是变之所在。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磐石流水 葱郁亭藏近现代书画集珍

于非闇(1889-1959)

松寿

庚辰(1940年)作

设色纸本 立轴

YU FEI'AN 

BIRD ON PINE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90×46.5 cm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磐石流水 葱郁亭藏近现代书画集珍

黄宾虹(1865-1955)

溪山幽居

庚午(1930年)作

设色纸本 立轴

HUANG BINHONG 

LANDSCAPE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124.5×41 cm

 

  最后的黄金年代

  尽管书法从清末民初起呈现边缘化趋势,不再作为中国人生活的核心议题而存在,但在整个民国时期,书法仍旧在国民教育和社会生活中占据着重要地位,相比今日之书法景观,民国可谓是中国书法史上最后的黄金时代。事实上,书法发展至明清已成熟至鼎盛,由兴帖到兴碑,再到碑帖并行,体系完备已极。有别于绘画,书法是中国文化嘎嘎独造之物,内因的强大不容许来自西洋的任何因素进入,更何况中国书法的高格调正是西洋薄弱之处。故至民国时,各种书风书体的变异更多在内部校正。而真正变化的是内容。西方文化的大量进入,白话文的兴起,使这一时期的书家在传统的诗词歌赋之外有了新的书写内容和意义,我们读到了“分明看见梦里一笑”的新式清雅,而时代也赋予了“为万世开太平”新的使命。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磐石流水 葱郁亭藏近现代书画集珍

冯玉祥(1882-1948)

隶书《孟子》

1944年作

水墨纸本 立轴

FENG YUXIANG 

CALLIGRAPHY IN CURSIVE SCRIPT

Hanging Scroll; ink on paper 

116×50 cm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磐石流水 葱郁亭藏近现代书画集珍

郭沫若(1892-1978)

草书诗论

水墨纸本 立轴

ZHANG DAQIAN

CALLIGRAPHY IN CURSIVE SCRIPT

Hanging Scroll; ink on paper 

66×28 cm

 

  现代格调

  经历了动荡,经历了变革,今时的画家们迎来了最好的创作生态。身处在无时无刻的变化中,中国当代艺术更重要的是要知道什么是“不变”。在谈构成的时候要记得“笔墨”是中国画的根基,在谈观念的时候也要记得“气韵”是中国画的精神。在这一节中,无论是黄永玉的古雅简洁,还是王己千从传统中生变,亦或是陈其宽由清新到抽象形式的探索,在我看来都体现了中国现代文人书写性与绘画性同步、理论与实践并行的文脉传统。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磐石流水 葱郁亭藏近现代书画集珍

陈其宽(1927-2001)

架上物

设色纸本 镜心

CHEN QIKUAN

EGGPLANT AND BEAN

Mounted for framing;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11×14 cm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磐石流水 葱郁亭藏近现代书画集珍

黄永玉(b.1924)

起舞弄清影

甲子(1984年)作 

设色纸本 镜心

HUANG YONGYU

LOTUS

Mounted for framing;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137.5×68 cm 

 

  回看这百余年,古今中外文化交错汇集于此,历史上任何一个百年的中国绘画都不曾经历这样波澜壮阔的文化历程。时代的不断转变,枪炮的轰鸣交织,给一个古老的画种和它承载的传统提出了如此多的难题,但它却总能一一化解,绽放新生。此为磐石,或因流水磨去棱角,但自于湍流中岿然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