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Register
Current Position:
Home
> News
> Guardian Communication
China Guardian Newsletter 129 · Selected - The force of Lingnan painting school
2019-10-25

  撰文|刘爽

  作为“现代中国画”的重要代表,岭南画派是崛起于海上画派之后的体系最为完备、影响最大的画派,以“取材生活,反映现实,面向群众,雅俗共赏”的创作理念立足20世纪的中国画坛。

As one of the important representatives of “modern Chinese painting”, Lingnan painting school is one with most completed system and greatest influence emerged after Shanghai painting school. Lingnan school has kept a foothold in China’s painting circle in the 20th century with creation concept of “drawing materials from real life, reflecting the reality, suiting both refined and common tastes for the public”.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岭南西画力量

林风眠(1900-1991)

蒹葭伊人

纸本 彩墨

LIN FENGMIAN

PORTRAIT OF A LADY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66×66 cm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岭南西画力量

林风眠(1900-1991)

雅曲朱弦

纸本 彩墨

LIN FENGMIAN

DRAMATIC CHARACTERS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68×69.5 cm

 

  作为“现代中国画”的重要代表,岭南画派是崛起于海上画派之后的体系最为完备、影响最大的画派,以“取材生活,反映现实,面向群众,雅俗共赏”的创作理念立足20世纪的中国画坛。岭南画家们借助西方现代语汇革新本土传统,将传统水墨韵味注入油画、水彩等表现媒介,使作品的一笔一划都渗透着刚柔并济的意象之美,以“折中东西,融汇古今”的艺术风格创立出一个新的绘画体系,成为与京津画派、海上画派三足鼎立的艺术势力。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岭南西画力量

林风眠(1900-1991)

小池秋色

纸本 彩墨

LIN FENGMIAN

AUTUMN LANDSCAPE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65×63 cm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岭南西画力量

林风眠(1900-1991)

西湖小景

纸本 彩墨

LIN FENGMIAN

WEST LAKE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65.5×66 cm

 

  20世纪初的国内艺坛,以主张“折衷中西”的“革新派”和倡导“借古开今”的“传统派”独领风骚,作为“改革派”的坚定捍卫者,自高剑父、高奇峰等第一代岭南画家起,岭南画派便以“笔墨当随时代”的主张名扬画坛,而林风眠等传承者们更以“气氛酣畅热烈、笔墨劲爽豪纵、色彩鲜艳明亮”的艺术风格彰显出新的时代本色。创作者们在传统技法的基础上反复变化,到关良、丁衍庸、赵兽、梁锡鸿等人,已经发展出崭新的创作面貌。今秋,这些岭南地区最具先锋性的杰出画作均将亮相拍场,带来一场“线如绮,色如虹”的“岭南秋色”。

  根植于岭南的林风眠,自幼便借助印刷品、报刊等对“二高一陈”所引领的“岭南画派”有了初步认知,更为此后立足传统、兼容东西的艺术历程奠定了基础,他于1927年出任杭州艺专校长,以“调和中西”的艺术理念为关良、王肇民等岭南画家们打开了新的大门。“夫画道之中,水墨最为上,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自唐代王维在《山水诀》中提出上述主张之后,传统绘画便始终重水墨、舍彩色,而以林风眠却以“彩墨画”重塑经典,以色彩衬托水墨,从而在传统内部完成反叛,创造出一种水墨淋漓却色韵悠长的独有风格。本次上拍的《蒹葭伊人》、《雅曲朱弦》等彩墨作品均为林风眠人物题材佳作,画家从古代仕女图、戏剧艺术中汲取灵感,以极富书法意趣的朴拙线条营造出弥厚的悠长韵味,“圆中有锐,寓俏于拙”,展现出画家坚守一生的初心赤诚。同样在从艺初期便受到“二高一陈”深刻影响的还有方君璧,她将岭南画派在国画领域的革新性应用于自身油画创作,在《湖滨秋晨》中以清冷的色调展现出水天一色的寒秋湖景,恰好应和了传颂千年的苏轼名句:“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岭南西画力量

关良(1900-1986)

广州造船厂

布面 油画

GUAN LIANG

GUANGZHOU DOCKYARD

Oil on canvas

40×52 cm

1950年代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岭南西画力量

丁衍庸(1902-1978)

橘色仕女

布面 油画

TING YINYUNG

LADY IN ORANGE

Oil on canvas

91×60.5 cm

1969年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岭南西画力量

赵兽(1912-2003)

土地上的争吵

布面 油画

ZHAO SHOU

A QUARREL ON THE LAND

Oil on canvas

51×66 cm

1948年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岭南西画力量

方君璧(1898-1986)

湖滨秋晨

布面 油画

FANG JUNBI

AUTUMN SCENERY OF THE LAKE

Oil on canvas

40×32 cm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岭南西画力量

梁锡鸿(1912-1982)

菊花

布面 油画

LIANG XIHONG

CHRYSANTHEMUM

Oil on canvas

47×40 cm

1978年

 

  在林风眠“调和中西”的理念背后,是席卷东亚艺术界的“东洋回顾”浪潮,面对日本美术界对文人画的关切,关良、丁衍庸等留日艺术家们开始重新审视岭南传统,以跨媒介、跨文化的艺术视野开创了一种极具反思性的崭新格局。如在《橘色仕女》中,丁衍庸便将文人画的书写性笔调进一步融入洋画主题,借助水墨的诗性意味、书法的遒劲笔意,在本件作品中延续着自身的笔墨实验,“挥写”出“水晕墨章”的大美之境。而关良和余本同样以不断推陈出新的笔墨实践蜚声画坛,他将目光投向百姓的现实生活,以《广州造船厂》彰显着日新月异的时代风貌,向人们呈现出中国近代工业化道路的广阔前景,记录下50年代岭南地区依旧延续的建设浪潮。

  面对日益崛起的日本画坛,1935年,梁锡鸿、赵兽、李东平等留日艺术家们成立了“中华独立美术协会”,借助“超现实主义”与“野兽主义”风格革新传统,以实验式的艺术风貌创时代之先,成为岭南画派中最具前瞻性的艺术先锋。如在《菊花》中,梁锡鸿以果敢、流畅的笔触、色彩的交织碰撞,展现出前卫画坛“新写实主义”的生动面貌,在日常一隅中见出生活的隽永诗意。

  作为中国超现实主义油画的先驱,赵兽在《土地上的争吵》中借助西方造型唤醒东方神韵,以清晰的线条、和谐的色彩诠释了一个古老而深刻的生存命题,展现出人们战胜万难、开拓生机的进取精神;另一件《救命》则反映出对战争的有力批判和深刻反思,以昔日的暴力唤醒当下的本心,从而使创作“超越现实之外,回归本性之中”,完成了抽象与具象的一次“自我解放”。

  正是这种不断开拓创新的艺术精神,才使岭南画派所开创的绘画传统绵延至今,更激发了符罗飞、杨秋人等第二代创作者们的笔墨实验。符罗飞曾受到岭南画派鼻祖高剑父的高度赞许,在油画、水彩之外另辟蹊径,借助素描、粉彩等突显出扎根历史、领先时代的民族品格,以《书记下田》、《抗洪抢险》、《搓水泥》、《开工去》等作展现出意气风发的时代群像。

  1947年,杨秋人应高剑父之邀执教广州南中美术院,致力于油画的民族化探索,他受到丁衍庸、陈抱一等人的影响,形成单纯而有力的个人风格,不仅以《兴南化肥厂》呈现出朝鲜咸兴市的工业浪潮,彰显着大国崛起的辐射作用,还在《日晖》中将西方笔意融入传统山水画的平远布局,使人们饱览万里海域上的建设风貌。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岭南西画力量

杨秋人(1907-1983)

日晖

布面 油画

YANG QIUREN

SOLAR FLARE

Oil on canvas

33.5×46 cm

1957年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岭南西画力量

符罗飞(1896-1971)

少先队员

纸本 水粉

FU LUOFEI

YOUNG PIONEERS

Gouache on paper

45.5×69 cm 

1963年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岭南西画力量

余本(1905-1995)

修船码头

布面 油画裱于纤维板

Yee Bon

Dockyard

Oil on canvas mounted on fiberboard

71×91 cm

195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