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Register
Current Position:
Home
> News
> Guardian Communication
China Guardian Newsletter 129 · Selected - Leaving glorious youth in ink - a fine Duan inkstone inscribed by Wu Jiamo, shen shiyou and Wu Changshuo
2019-10-25

  撰文|蒋侍辰

  《沈氏研林》在历代砚谱中具有重要地位,更有“砚中《石渠宝笈》”之美誉。所载一百五十八方宝砚,于历年拍场所释仅十余方。每方沈氏藏砚均蕴含着吴昌硕与沈石友的金兰之谊,代表着文人砚的至高水准。

Shenshi Yanlin, enjoying a reputation of “Shiqu Baoji of inkstones”, is of great importance among the inkstone manuals created in past dynasties. It includes 158 pieces of inkstones. The public could see a dozen of them released in auctions in past years. Each of the inkstones implies the friendship between Wu Changshuo and Shen Shiyou and represents the highest level of literati inkstones.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吴嘉谟铭、沈石友嘱吴昌硕铭端石蕉绿樱红砚赏析

清 吴嘉谟铭、沈石友嘱吴昌硕铭端石蕉绿樱红砚

A FINE DUAN INKSTONE INSCRIBED BY WU JIAMO, SHEN SHIYOU AND WU CHANGSHUO

Qing dynasty

13.6×10.7×2.2 cm

铭文(背面):玉以比德,君子是式。蕙轩

铭文(侧面):蕉绿樱红之研。试生花笔,和竹山词。韶华不老,春在墨池。石友嘱,老缶铭。时丙辰(1916 年)十有二月

来源:

吴嘉谟旧藏

沈石友旧藏

桥本关雪旧藏

森田和敬堂旧藏

著录:

《鸣坚白斋砚谱》,第四册第二砚

《沈氏研林》原拓,沈若怀辑拓,1923年,第一百零八砚

《沈氏研林》,二玄社,1981年,第一百零八砚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吴嘉谟铭、沈石友嘱吴昌硕铭端石蕉绿樱红砚赏析

收藏印“白沙邨庄”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吴嘉谟铭、沈石友嘱吴昌硕铭端石蕉绿樱红砚赏析

收藏印“和敬堂主”

 

  此蕉绿樱红砚以佳端为材,裁石长方,正面淌池式,周缘起线挺立,砚堂生蕉叶白,呈色青白,周生胭脂晕火捺,丝丝团围,呈色紫红,另隐现青花、金线等石品。背随形琢浅覆手,其内隶书铭 “玉以比德,君子是式。”旁落“蕙轩”楷书款,字口深邃,铭刻有力。砚两侧为沈石友嘱吴昌硕题识,当为吴昌硕书铭文,其弟子赵古泥奏刀铭之。一侧为砚名“蕉绿樱红之研”,“蕉绿樱红”完美体现了砚堂之蕉叶白、火捺石品。另一侧铭“试生花笔,和竹山词。韶华不老,春在墨池。石友属老缶铭,时丙辰(1916年)十有二月。”随形制红木砚盒,盖面以朱砂书“蕉绿樱红砚。三”、盒内钤印“白沙邨庄”、“和敬堂主”二收藏印。

  此砚著录于《鸣坚白斋砚谱》、《沈氏研林》二书,收藏界素有“古有《西清砚谱》,今有《沈氏研林》”之云,前者为宫廷藏砚,后者则代表了文人制砚的至高水平,直追高凤翰之《砚史》。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吴嘉谟铭、沈石友嘱吴昌硕铭端石蕉绿樱红砚赏析

著录:《鸣坚白斋砚谱》,第四册第二砚

 

  沈石友晚年专心藏砚,历十多寒暑,得砚百余方。每有所得,便手制诗画,由吴昌硕题识、其弟子赵古泥镌刻砚上。沈石友与吴昌硕结识于清光绪八年(1882年),时吴昌硕三十九岁,沈石友二十五岁,二人一直有书信往来,以金石诗文相交甚密。《沈氏研林》中著录一百五十八砚中,有一百二十余方有吴昌硕之铭,由此可品味二人诗书佳趣。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吴嘉谟铭、沈石友嘱吴昌硕铭端石蕉绿樱红砚赏析

  审览《沈氏研林》诸砚,按照铭文落款情况,可分为三类(详见《沈氏研林》铭文落款情况一览表):其一,铭文落款仅为吴昌硕与沈石友者,其中既有二人同落款者,亦包括单独落款者,又有加落赵古泥、萧蜕者,因为刻、书者亦属此类。对比可见此类数量最众,为择佳石以制用,以砚明志者。其二,铭文落款为吴、沈二人及他人者,其中亦包括仅石友及他人者,也包括吴、沈二人及他人者。此类为以前人遗砚增铭而成者,如“竹垞老人藏砚”、“林吉人圭璋砚”等。此类较之第一类数量减半,更添递藏之趣味,其中集吴昌硕、沈石友及前人者当称沈氏藏砚中最为瞩目者。其三,铭文落款中无吴、沈二人者,这其中亦有无铭之砚。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吴嘉谟铭、沈石友嘱吴昌硕铭端石蕉绿樱红砚赏析

  本品即为第三类中集吴昌硕、沈石友及前人者,砚背有乾隆时人吴嘉谟所铭“玉以比德,君子是式”,首句赞石,后句明志。几番流转,归藏沈石友处,吴、沈二人见其蕉叶白、火捺之石品,颇具“蕉绿樱红”之势,故以此名之,颇为贴切。“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语出宋人蒋捷《一剪梅·舟过吴江》。蒋捷号竹山,有《竹山词》传世,砚铭“和竹山词”一句当为以蒋捷《一剪梅·舟过吴江》词句命名之意。而铭此砚时在1916年,乃石友去世前一年,反观“韶华不老,春在墨池”之言,不免感怀沈氏于砚之痴迷,更可体悟沈氏藏砚之意趣。

  石友殁后六年(1923年),其子沈若怀将父亲藏砚付之毡蜡,共收一百五十八方,结集四卷,是为《沈氏研林》,在历代砚谱中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在此之前尚有几个版本,其中江苏常熟藏书家徐兆玮虹隐楼旧藏《鸣坚白斋砚谱》(择砚、顺序均不同于沈若怀作于《沈氏研林》卷首之《鸣坚白斋研目》)便为早于《沈氏研林》的重要版本,其中包括一些《沈氏研林》中未录之砚。《沈氏研林》问世后亦有多个版本,其中日本二玄社于1981年出版《沈氏研林》几与原拓无异,颇为完备,可为标准本。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吴嘉谟铭、沈石友嘱吴昌硕铭端石蕉绿樱红砚赏析

著录:《沈氏研林》原拓,沈若怀辑拓,1923年,第一百零八砚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吴嘉谟铭、沈石友嘱吴昌硕铭端石蕉绿樱红砚赏析

著录:《沈氏研林》,二玄社,1981年,第一百零八砚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后期,此批《沈氏研林》著录之一百五十八方砚,被沈若怀通过钱瘦铁和唐吉生介绍日本近代画家桥本关雪担保,抵押给日本横滨正金银行上海分行做融资。而后桥本关雪并未及时赎买,钱瘦铁等人又找到坂东贯山、井上砚山等人,赏砚期间恰逢犬养毅至沪,又请当时沪上中日文化名流共同观赏,之后井上砚山还选其中二十方砚制拓。而后在其筹集资金准备购入时又被桥本关雪赎走,悉数运回日本,成为白沙邨庄藏品。沈氏藏砚携归日本后,桥本关雪自留二十方(即井上砚山所制拓二十方),其余又做抵押。1944年桥本去世后,除自留二十方砚外,均于东京瑞芝堂释出,散落各地。而桥本自留二十方,最后亦归藏井上砚山处。本品当是1944年后,森田和敬堂于东京入藏,经由和敬堂三世珍藏,今方得重现,不免感念宝砚流转之机缘,感慨万分。

  吴嘉谟,字虞三,号蕙轩,江苏如皋人,活动于清乾隆年间,善兰竹,工书。清李斗《扬州画舫录》有云“虞三书法《圣教序》,为人磊落有奇气,常游京师,与朱舒云等书画名家齐名。”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吴嘉谟铭、沈石友嘱吴昌硕铭端石蕉绿樱红砚赏析

王震绘吴昌硕像

 

  吴昌硕(1844-1927),原名俊,后改俊卿,字昌硕,又字仓石,号缶庐、缶道人、苦铁,又署破荷、大聋等,浙江安吉人。诗、书、画、印皆精,为一代艺术大师。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吴嘉谟铭、沈石友嘱吴昌硕铭端石蕉绿樱红砚赏析

王震绘沈石友像

 

  沈石友(1858-1917),名汝瑾,字公周,号石友,别暑钝居士,室名明月楼,月玲珑馆、师米斋、鸣坚白斋,江苏常州人。诸生,不仕。沈石友工诗善书,精篆刻,富收藏,与吴昌硕交谊凡三十余年,鸿雁往还,唱和不歇。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吴嘉谟铭、沈石友嘱吴昌硕铭端石蕉绿樱红砚赏析

桥本关雪像

 

  桥本关雪(1883-1945),本名关一,后改名贯一,又名房弘,字士道,号涧雪散人、四明狂客等,斋号懒云洞、白沙邨庄,日本著名画家,大正、昭和年间关西画坛的泰斗。自1914年起,曾三十余次来到中国,并精通中国古文化,与吴昌硕,王一亭等结为至交。其“白沙邨庄”收藏印为钱瘦铁为其所治,多钤于沈氏藏砚盒内。

  森田和敬堂是以经营中国文房四宝及日本茶道具为主的日本著名古董店,由森田二郎创立。森田二郎(1913-2001),出生于日本广岛,是日本著名的文房用具古董商、东京美术俱乐部的古砚鉴定专家。曾经手过许多著录于《西清砚谱》、《广仓研录》、《沈氏砚林》等古砚专著上的名砚,为《古名砚》(二玄社,1976年)等古砚专著的出版提供大力协助。与王一亭、犬养毅、坂东贯山、桥本关雪等中日各界名人交往甚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