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Register
Current Position:
Home
> News
> Guardian Communication
China Guardian Newsletter 129 · Selected - The Appreciation Meeting of the Rubbings and Copies of Epigraphy Collected by Qi Gong and the Premiere of Rubbings of Stone Tablets Collected by Mr. Qi Gong was held in Beijing
2019-10-25

  编辑|中国嘉德古籍部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启功旧藏金石碑帖、法书影本鉴赏会暨《启功先生旧藏金石碑帖》新书首发式在京举办

嘉宾合影  左起:嘉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裁、嘉德艺术中心总经理寇勤,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尹一梅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副总裁郭彤,北京大学图书馆研究馆员汤燕,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总裁胡妍妍 ,上海图书馆研究馆员、《启功先生旧藏金石碑帖》编委仲威,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顾问拓晓堂,文物出版社特聘编审、北京市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启功先生旧藏金石碑帖》编委孟宪钧,文物出版社副总编辑刘铁巍,原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启功先生旧藏金石碑帖》编委金运昌,文物出版社艺术图书中心主任、《启功先生旧藏金石碑帖》责任编辑张玮,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古籍部总经理宋皓,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启功先生旧藏金石碑帖》编委刘石,国家图书馆古籍馆副研究员卢芳玉,启功家属章正

 

  中国嘉德继2017年11月在嘉德艺术中心成功举办“启功旧藏金石碑帖” 展之后,2019年10月11日,中国嘉德携手文物出版社再次在嘉德艺术中心成功举办了“启功旧藏金石碑帖、法书影本鉴赏会暨《启功先生旧藏金石碑帖》新书首发式”。故宫博物院、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清华大学的十余位业内专家及新书编委会成员应邀出席,共同鉴赏。孟宪钧、金运昌、仲威、刘铁巍、张玮等几位嘉宾共同回忆了启功先生收藏碑帖、传授书学思想的往事,缅怀了启功先生严谨的治学精神和高尚的学养人品。并从多个方面对启功先生旧藏金石碑帖、法书影本的重要学术、艺术价值进行了梳理。文物出版社副总编辑刘铁巍,嘉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裁、嘉德艺术中心总经理寇勤与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副总裁郭彤共同为新书揭幕,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总裁胡妍妍女士做了总结发言。鉴赏会及首发式由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古籍部总经理宋皓女士主持。

  孟宪钧(文物出版社特聘编审、北京市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启功先生旧藏金石碑帖》编委):

  启功先生是当代著名学者,精研古典文学、古典文献,同时又是画家、书法家、文物鉴定专家,擅长旧体诗词,又精于碑帖鉴定之学。

  1980年,我调入文物出版社工作,由于业务上的关系,我与启功先生接触较多,经常有机会到启功先生府上拜访、求教,得到启功先生的厚爱和悉心指导。1986年我自上海复旦大学进修回来,决定专门学习古籍版本和碑帖鉴定之学。启功先生亲口对我说:“您买碑帖,我给您当参谋。”启功先生还多次赠送我碑帖,为我题签、题跋,口授秘诀。先生还给我介绍两位老师,一位是王靖宪先生,一位是孟宪章先生,有启功先生居高临下的指导,再加上王先生、孟先生两位的具体帮助,我碑帖的收藏和鉴定,逐渐走上正规,后来越专门了。我之所以懂一点碑帖鉴定,完全是启功先生教诲的结果。

  碑帖研究,大体有几条路子:1.以碑刻资料证经补史,校读文辞,前辈学者如罗振玉、王国维、赵万里都擅长此道。2.是碑刻鉴定、鉴赏,鉴定碑帖拓本的真伪、早晚,存世多少,价值几何等,前辈以方若、张彦生、王壮弘为代表。3.通过碑帖研究书法艺术,从碑帖中汲取营养,通过碑帖拓本“辨别刀锋,推寻笔法”。启功先生《论书绝句》中所说“透过刀锋看笔锋”、“半生师笔不师刀”,题跋中说“以柔翰临不刻,取其架耳”。

  启功先生于以上三者皆精,且能融会贯通,突破前人,达到了空前的高度。

 

  金运昌(原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启功先生旧藏金石碑帖》编委):

  自古藏家我认为有三类。第一类是收藏家,拥有丰厚的家产;第二类是鉴赏家,眼光都极好,但是东西没有系统性;第三类是研究家,比如启功先生,没有雄厚的资财,但他有心,有眼力,收藏的都是有观赏、研究价值的东西,他的书学思想、书法艺术风格及丰厚的研究成果,都是从这些东西里生发出来的。

  先生收藏的拓本中,珍罕的、价值连城的有四种,第一种是松江本《急就章》,是初拓,也是国内现存最早、最清晰的拓本,名人题跋很丰富。第二种是《张猛龙碑》,是我们所见拓工最好、最清晰的本子。还有一个是《真赏斋法帖》火前本,是最好的火前本初拓,且是精拓,他据此写出过研究论文。属于孤本的就是八大山人法帖,是清初的拓本,但全国只此一件。

  先生还有众多佳本,启功先生在选择拓本时尽量选择优良的淡墨拓本,认为拓的淡所以精神好,清晰,如《石门铭》、《玄秘塔》,一看就是文人用好纸好墨精心拓的,不是碑帖商人粗制滥造的。先生很多碑都是很全的,如太宗《晋祠铭》、武则天《升仙太子碑》,都有很完整的碑头,是很难找的东西。过去玩碑的人唐以下的碑刻不收,很多宋元明清的重要碑刻反而藏帖的人没有,启功先生兼收并蓄,如很少见的蔡卞“达摩面壁之庵”六个大字,顺治皇帝“敬佛”两个大字,都很难见。这些东西既有史料价值,也有书法价值。

  启先生收藏的法书碑帖的影印本有352种之多,这三百多种印刷品关键是难在全,比如罗振玉委托日本的小林写真所印的东西,日本博文堂的印本,在当时就非常贵,现在在日本也不好找。

  这两项加起来600多种,有三分之一带有启功先生的亲笔题识,有的是题签,有的是题跋,有的是批注,有的是释文,各个不同,它不光系统、全面,而且还带有启功先生的手泽和心血。

 

  仲威(上海图书馆研究馆员、《启功先生旧藏金石碑帖》编委):

  今天非常高兴能参加启功旧藏碑帖赏鉴会,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也参加了一场嘉德主办的安思远碑帖鉴赏会。如果说安思远的金石碑帖收藏体现了一个高度,那么启功先生的金石碑帖收藏则给我们展现了一个宽度。

  启功先生能够收藏这么多当时好的珂罗版影印本,能够达到这个规模,是很少很少的,而且在影印本上不厌其烦地作研究,做题跋,在他心目当中碑帖的影印本和拓本是差距不大的,凡是能够研究的都能够作为他的取法标准。 

 

  刘铁巍(文物出版社副总编辑):

  启功先生是中国国宝级的文化人物,是当代著名的学者、文博大家、教育家、诗人和书画家,先生的书法理论在海内外都享有极高的声誉,学养人品也十分高尚,我们到场的每一位都在向启功先生致敬。虽然我们与先生有时空之遥,但是感念感恩之情更甚,因为启功先生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对文物出版社的出版工作给予了很多的关爱甚至厚爱,也与文物出版社结下了深厚的情谊。60年代时我们文物出版社、各大博物馆历代法书作品的选择很多都是启先生亲自指导来做的,因此保证了出版的专业性和权威性。80年代社会上出现书法热潮,迫切需要专业的学术书刊和临摹字帖,启先生在1981年创办了《书法丛刊》,担任顾问,并确定了《书法丛刊》的宗旨。20世纪90年代以来出版社的几部大型书法图书,启功先生都给予了直接的关怀和指导。中国书法深厚的根基和它的传承,启先生居功至伟。

 

  张玮(文物出版社艺术图书中心主任、《启功先生旧藏金石碑帖》责任编辑):

  这次编辑这本书,让我想到了18年前刚进文物出版社的时候,就跟着编《启功书法集》,那是我第一次为启先生做书法集,大家都觉得能为启先生做一点事情会感到内心的一种亲切和温暖。启先生现在代表的不是一个人,是启功学,是学术的代表,他多方面贯通的学养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所以现在能把启先生的旧藏让传播出去,我觉得是对他最好的回报。启先生很珍视自己教师的身份,今天他不能在讲台上,但是我们把他学术的成果,把他当时做学术研究的资料传播出去,我觉得这是我们能为启先生做的一点事情,也是我们能回馈给社会的一点事情。

 

  胡妍妍(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总裁):

  两年前嘉德办过启先生的一个旧藏展览,当时非常荣幸的请到全国各地的学者,包括傅熹年先生、王连起先生,大家都是冲着启先生来的,展览期间人络绎不绝,这次又能协助文物出版社举办新书首发式,我觉得是特别大的荣幸。刚才我们几位先生都提到启先生前面冠以这些头衔,有多少都不为过,他是书法家、历史学家、文学家,也是碑帖善本鉴藏家,学问太多了,因此他是一代宗师、大学者,我们能为启先生做点事情,心里感到特别的高兴。这些书实际上是启先生天天翻天天看的,现在能够把它整理出来出版,可以让后代学者们做一个综合性、深入性的研究,这样我们可能从启先生身上能更多的汲取一些营养,可以继续受教,可以从里面研究出更多的成果,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当然这一批藏书,包括这些影印本,也特别希望它能够以一个综合性的整体呈现,以一个能够整体流传下去的方式给到另外一个热爱书法、碑帖,能够体会启先生这一生学问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