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Register
Current Position:
Home
> News
> Guardian Communication
China Guardian Newsletter 129 · Selected - The owner of Chun Zhai and his letters
2019-10-25

  撰文|宋皓

  今季嘉德古籍“笔墨文章”专场推出淳斋藏札系列,内容以端方藏札、梁鼎芬藏札、吴昌绶藏札、樊增祥藏札等系列为主要架构,以清中晚期学人、词人、藏书家、名臣等往来书札诗稿为主,构成了一组丰富多彩的晚清文坛画卷。

In this season, the Rare Books, Rubbing & Manuscripts Department of China Guardian launches the series of Chun Zhai Letters in the special auction “Brush, ink and articles”. The series include letters collected by Duan Fang, Liang Dingfen, Wu Changshou and Fan Zengxiang. Most of the letters are scripts of poems conveyed between the scholars, poets, bibliophiles and famous politicians in the middle to late Qing Dynasty, which show us the diversified literary circle of China in the late Qing Dynasty.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淳斋主人和他的藏札

李葆恂致端方信札

清写本

7通17页 纸本

LI BAOXUN

LETTERS TO DUAN FANG

Manuscript in Qing Dynasty

17 Papers   Paper

尺寸不一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淳斋主人和他的藏札

张謇致端方信札

清写本

1通3页 纸本

ZHANG JIAN

LETTER TO DUAN FANG

Manuscript in Qing Dynasty

3 Pages   Paper

22.7×12.5 cm

 

  淳斋主人严群系严复侄孙,是中国近代哲学史上有名的学者。曾任燕京大学哲学系讲师兼系主任。严群与吴玉如交好,是吴小如的业师。吴小如为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严群文集》作序时,记载严氏生平甚详:“先师严群(1907-1985),字孟群,号不党,福建侯官人,是严几道先生(复)的侄孙。先生幼时即甚受几道先生钟爱,认为可成大器。七岁即开始入私塾读《四书》、《五经》。入中学后,因阅读英国哲学家罗素的著作,受其影响,遂立志终身致力于哲学研究。1931年毕业于燕京大学哲学系,继入燕大研究院深造,于1934年获硕士学位。次年赴美国留学,先后在哥伦比亚大学和耶鲁大学就读。先生对古希腊文、拉丁文有深厚造诣,并兼通梵文、希伯来文、马来文、泰文等多种古文字,即是在美国刻苦学习所结的硕果。当时先生立志要从古希腊文翻译柏拉图全集,竟放弃攻读博士学位的机会,在美国一面读书,一面译书,先后译出柏拉图著作达全集的2/3以上。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先生拒绝在美国教书的聘约,以全部积蓄购买大量西方哲学书籍后回到祖国,执教于母校燕大哲学系。”

  1947年严群就浙江大学聘,任浙江大学哲学系教授,兼之江大学教授。1958年,转入杭州大学任政治系、哲学系教授,受聘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特约研究员、全国西方哲学史研究会顾问、中华外国哲学史学顾问、《西方哲学史》编委会(古希腊部分)顾问、浙江省哲学学会副会长。严群先生哲学著作颇丰。代表作《亚里士多德之伦理思想》。翻译出版柏拉图著作《泰阿泰德》、《智术之师》、《游叙弗伦》、《赖锡斯》等。

  严群自号“不党”,取“君子群而不党”之义。他的一生也始终过着远离政治的书斋生活。他在杭州与马一浮先生交往密切,与先生心神相契,在马一浮先生的日记中,有很多关于“不党先生”的记载。

  严群尊宋儒程明道之学,以程明道之字伯淳,名其书房曰“淳斋”。1953年,马一浮曾为严群书“淳斋”,并写有“为不党书‘淳斋’斋额说”,文中云:“……吾友严子不党,治哲学久,既知其流之失,慨然慕先儒之遗风,而犹尊明道,以明道字伯淳,题其燕居读书之室曰‘淳斋’,可谓知所向矣。予因谓严子,果有志为明道之学,必也深体伊川斯言以求之。循是而进,将日见明道于羹墙之间。然后于践形尽性之功,庶几沛然其有得。予既为之书,因申其义趣如此。夫岂独嘉严子之志,亦期师友间或有闻而兴起者,则严子之志为不孤。吾知其自进于圣贤之域为不难矣,宁哲学云互哉。”

  严群由于其不党,几十年来始终处于被忘却的困窘之中。他晚年在“逼仄之居”中整理严复的资料,撰写《严复回忆录》并研究中国传统哲学,其中尤尊宋儒程明道之学,完成《论老之道》、《中庸体系》、《大学体系》三部著作。

  严群先生学识渊博,精鉴赏,喜收藏。他的收藏以古代书法为主。吴玉如曾经得观其大部分藏品,称“多为精品”。此次秋拍呈现的淳斋藏札系列,虽都是小品,从中却也可窥得些许淳斋主人深厚的学养和兴趣爱好。

  淳斋藏札主要有端方藏札、梁鼎芬藏札、吴昌绶藏札、樊增祥藏札、吴重熹藏札等系列,汇集了清中晚期众多学人、词人、藏书家及名臣手泽。

  端方藏札系列包含了缪荃孙、陈三立、李葆恂、张骞、戴鸿慈、刘春霖、徐郙、钱葆青、林世焘等人。既有论及金石碑版的收藏鉴赏,也有名臣之间关于时局的慨叹。李葆恂为闽浙总督李鹤年之子,精鉴赏,尤为端方所重。他曾题跋端方收藏的古文物三百余篇。此系列中有李葆恂致端方函一组,所谈均为金石审定和题跋之事,内容涉及张寿碑、鲁峻碑、砖塔铭、大敦拓本、白石神君碑、三公山碑等诸金石名品。

  另有张骞致端方一函也很有价值,张謇既是清末民初实业界举足轻重的巨擎,也是慈善界的头面人物。作为近代中国儒商的代表,张謇早在戊戌维新期间就主张废科举、兴学校,后来又提出了发展盲哑人教育的独特见解。针对各地水灾不断,他认为不能单以赈灾作临时应付之策,以工代赈才是良策。他的思想与实践代表了近代中国慈善事业演变发展的方向,极具创新与开拓意义。此系列中张謇致端方函,正值淮北遇灾,张謇将计划筹款赈灾之事禀告端方,并强调"此次淮北之灾为数十年所未有,非工振并等不克全济",体现了他的以工代赈的先进的救济思路。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淳斋主人和他的藏札

梁鼎芬示儿梁学贽

近代写本

6通6页 纸本

LIANG DINGFEN

LETTERS

Manuscript in Modern Period

6 Pages   Paper

尺寸不一

 

  梁鼎芬,广东番禺人。“近代岭南四家”之一。曾因弹劾李鸿章名震朝野。后应张之洞聘,主讲广东广雅书院和江苏钟山书院,是张之洞兴办近代教育的得力助手。

  1912年2月12日清帝逊位,梁鼎芬得知消息如丧考妣,此后便往返于京、沪、穗之间,为光绪帝陵墓工程、落葬等事奔忙。光绪帝崇陵自1913年起建,经过一年半时间施工后大致完成。梁鼎芬看到建成后的墓园光秃一片,便提出崇陵植树计划,后获溥仪“颁旨”委以“崇陵种植树株事宜”。梁鼎芬自筹种树之款,在崇陵三座牌坊内栽植云杉18株,象征十八罗汉为皇帝守陵,又在崇陵后山栽树4万多株,终于完成了崇陵植树计划,因此得到“种树大臣”的雅号。

  此系列中有梁鼎芬示儿梁学贽函一组,均为记叙自己于东陵、西陵为慈禧与光绪帝陵墓除草、种树之事,并希望“贽儿永永恭存追思”。宣统四年(1912)溥仪退位,根据与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签订的优待条例,“宣统”年号停止使用。此六通信函均作于溥仪退位后,但梁鼎芬仍使用“宣统”年号纪年,以示自己的忠义之心。

  梁鼎芬藏札系列汇集了张元济、陈三立、谭献、杨守敬、盛景璿等著名学者、藏书家,往来信函所谈,多以访书、刻书、藏书为主。又有陆润庠、陈宝琛、端方、吴庆坻、瞿鸿禨等名臣与梁鼎芬信函,牵涉时事,看点颇多。

  吴昌绶是晚清民初的词学名家,平生交游甚广,尤与朱祖谋、郑文焯、吴重熹、王国维、缪荃孙、董康、陶湘、章钰等往来密切。吴昌绶喜藏书刻书,所辑刻之《仁和吴氏双照楼景刊宋元本词》,与毛晋《宋六十名家词》、王鹏运《四印斋所刻词》、朱祖谋《彊村丛书》等一起被称为四大词集丛刻,向来为世所重。

  淳斋所藏吴昌绶藏札系列汇集了刘承干、董康、邵章、徐鸿宝、沈兆奎等藏书家及版本目录学家致吴昌绶信札若干,所议多为藏书、刻书之事,是一批非常难得的与藏书相关的人文史料。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淳斋主人和他的藏札

董康致吴昌绶信札

近代写本

3通4页 纸本

DONG KANG

LETTERS TO WU CHANGSHOU

Manuscript in Modern Period

4 Pages   Paper

23.8×16.3 cm

 

  董康喜欢诗词,精通法律,家富藏书且兼治版本目录之学,并以刻书而知名,其“诵芬室”、“课花庵”藏书,以多精本见称,避居日本时,携古书随往,后限于生计,将部分藏书售于日本大仓氏。归国后,经缪荃孙介绍,又将其精本售归于刘承干“嘉业堂”。在给吴昌绶的信函里,董康慨叹:“我辈夙以拼命购书闻于时,至今日而去书,实有万不得已之苦衷,在想寒云亦必深谅也。”

  刘承干(1881年—1963年),字贞一,号翰怡、求恕居土,晚年自称嘉业老人。刘承干一生痴心藏书,醉心刻书,用心护书。他倾巨资藏书、刻书、聚书60万卷、20万册,并精心设计建造“嘉业堂藏书楼”用以庋藏。刘氏藏书当以宋版四史最为珍贵。号称镇库之宝。吴昌硕曾为其藏书楼题写了“宋四史斋”。刘承干雕版刻印了《影宋四史》,其间得吴昌绶、董康等人相助、审辨。淳斋所藏刘承干给吴昌绶的信札即谈及此事:“宋四史现均排比就绪,先印《史记》,而用纸用墨犹有欲商,不识单宣料半而外,尚有何纸适宜,墨以何者为精(都中有无购买之处?)。先生与绶金年丈审辨最真,敢希指示。”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淳斋主人和他的藏札

刘承干致吴昌绶信札

近代写本

1通3页 纸本

LIU CHENGGAN

LETTER TO WU CHANGSHOU

Manuscript in Modern Period

3 Pages Paper

25.8×15.5 cm

 

  文学家、词学家、大儒云集,也是淳斋藏札的看点。

  梅植之,清代文学家、书法家。操行贞介,以诗闻名于江淮间,人称蕴先生,著有《嵇庵诗钞》。淳斋所藏梅植之致刘喜海信函一通,作于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英军北上攻陷宁波之际。信中详细叙述数月来携眷避难奔波逃亡的仓皇惨状以及沿途见闻,慨叹“今年逃亡疾病,资用苦多,几有罗雀掘鼠之叹。”书法与文字俱美,读来令人心神荡漾。

  “长沙阁老,季清巨儒,著书满家,门庭广大”,这是后辈学人对于巨儒王先谦的评价。王先谦人称葵园先生,是著名的湘绅领袖、学界泰斗。光绪十一年(1885)王先谦出任江苏学政,任内延揽文人,在江阴南菁书院开设书局,校刻《皇清经解续编》,成书1000余卷,成为晚清著名的经学丛刊,风行海内。淳斋藏有王先谦书札两通,其中一通即涉及开设南菁书局的设想:“拟就书院创设书局,仍以南菁命名。仿阮氏例,为经解续编,兼辑史学汇函,既以表章前哲,嘉惠士林。”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淳斋主人和他的藏札

林纾《止园记》手稿

1922年写本

3页 纸本e

LIN SHU

MANUSCRIPT

Manuscript in 1922

3 Pages Paper

26.5×22.5 cm

 

  林纾,福建闽县(今福州)人,近代著名文学家、翻译家。 在中国文学史上,林纾是一个奇妙的存在。他精通古文,却也使用白话;不通外语,却译作等身;是先进的维新党,又是顽固的守旧派。中国古代散文发展至有清一代已经显露日渐衰微之势,尤其是清末民初之时,许多的古文家都已归隐田园,唯独林纾视古文为ー己之生命,在古文的衰落之潮中拼力挣扎。林纾的古文功底深厚,名噪一时。他不仅受五城学堂聘为总教习,还受京师大学堂校长李家駒(字柳溪)之聘,担任该校预科和师范馆的经学教员。他在五城学堂时,会见著名的桐城派古文家吴汝纶,与其畅谈《史记》,吴汝纶称赞其古文是“遏抑掩蔽,能伏其光气者”。

  淳斋所藏林纾为友人宋小濂的新宅邸“止园”所作题记,显示了林纾深厚的古文功底,也表现出了林纾在新旧文化交替时的矛盾心理。面对外界对自己保守的批判,林纾并不认为自己维护古文的立场是错误的,他想采取无为而治的态度,可又不愿放弃维护传统文化立场的努力,于是便时常在言与不言隐与不隐之间徘徊挣扎。:“公以名诸生起家至封疆大吏,近新归自黑龙江,洒然得某邸之废园,葺而新之,用以娱老颜,曰止园。一日广集胜流觞,余于园中高树藰莅,奇石峣崝,若出天然。匪人力之所劖治,种书研楹,日徜徉其间,顾余曰:吾其止于是矣。请为记镌于石。余曰畸人之汨没于山水与俗士之沈浸,于富贵无异也。园为朱邸之遗,其华绘藻饰已秉山林之趣,更泽之以词翰,失止之义矣。盖公心不波之止水也,名园可止,茅茨不可止。度公必不以是园为己有,日营营于花石亭台之位置求多,于是园而昧乎止足之义,盖吾之信不深矣。方今天下汹汹,朝不谋夕。夫子所谓于止得其所止者,究在何所。则是园宁为终止之地,亦曰知止,仍属乎公之心与是园无与也。”

  淳斋主人丰厚的学术涵养,使其收藏具有极为深厚的学术和人文色彩。这一批学人、词人、藏书家及名臣的往来书札诗稿,上款人地位的重要性,作者身份的多样性,书札写作视角的广阔性交织在一起,为我们构成了一幅丰富多彩的晚清文坛画卷。